繁体版 简体版
400TXT > 都市 > 六零之拐了大佬怀了崽儿 > 第 60 章 偷种生子带球跑5

顾翊若没有失明,苏樱还会顾虑。

毕竟一头健全的狮子,就算卧在那里,谁也不敢轻举妄动。

可现在他眼睛看不见!

坐在床上虽然依然强壮,但就像一只张牙舞爪的小猫咪……

苏樱想到自己这一天陪着他东奔西跑,又当助理又做保姆,还跟着他去健身房累得够呛,结果告诉她有奖励,她就想亲一下,这个要求过分吗?

亲一下过分吗?

不给亲……凭什么,她就亲!苏樱一时间恶从胆边生,在他说完后,轻手轻脚地走向他。

顾翊坐在那儿,还等着苏樱气急败坏,他好嘲笑一番,结果许久没听到苏樱声音,突然感觉到不妙,他拉着胸口的被子往上提了提,眼睛不安地转了下。

“你在干什么?”

“我要亲你!”说完,苏樱俯身狠狠地凑到他健康漂亮蜜色的脸颊边,用力地亲了他一口。

嗯!男人的脸,不,好基因的脸!真香!

顾翊感觉到脸上一个柔软的唇印上来,软软的,糯糯的,还亲出了声音,吧唧一声。伴随着幽幽的花香……

他一下子怔住了,意识到自己被这个女人亲了!

随即大怒:“你……”

“谁允许你亲我的?”

“你说的啊!”亲都亲了,苏樱理不直气也壮道:“你说要给我奖励!”

他生气地理论道:“我并不打算用吻当作礼物,你不可以随意亲我!”

“那要不你亲回了,谁让你长得那么帅,还那么可爱,帅气可爱的男孩子就是要用来亲的!你就是告到法院,法院也会判我无罪,就算有罪,也会判我待在你身边无期徒刑!”

苏樱心想她忙碌一天,还换不来你个脸颊吻!白干了呗!

顾翊愣住,一时没听懂她到底是夸还是贬,望着他无措的样子,苏樱心一动,反正他现在也看不见,脸转来转去也找不见她位置,不亲白不亲,亲了也白亲。

弯腰过去又是一口。

吧唧!真香啊!

“你!”顾翊手摸脸,紧紧抿住了唇,亲一下就算了,还来一下!

想到她刚才话,他眯着眼睛不说话了,过会儿才忍耐下完生着闷气地拽着被子要躺下。

没有就没有!

苏樱在他躺下后,又狠狠地亲了他一下,亲完快速道:“晚安!”然后飞快跑出了房间。

剩下顾翊一个人气愤地坐起来,“谁允许你又亲我?”

他冲着门喊:“把门关好,你不要再进来了!”

传来的是门轻轻关上的声音。

顾翊懊恼,伸手又摸了摸脸颊,真是个大胆的女人。

就那么喜欢他吗?

他放下手,不悦地再次躺下来,脚坏脾气地蹬了下被子,以为躺在床上会气得半天睡不着,结果伴着脸颊一股幽幽的花香,他心境轻松愉悦,很快睡过去。

……

天亮了,这是顾翊两个月以来睡得最舒服,最好的一晚,当他习惯性地睁开眼睛,才想到眼睛失明了。

半年了,他还是没有习惯。

以前每次睁开眼睛都会沮丧,多希望这是一场梦,但现在,他已经能够平静面对这一切。

他从床上起身,淡定地摸索着往洗漱间走去,房间物品放在哪里,他已经熟记在心,并且空间方位形成一个模型在脑子里,他只需要知道床头在哪里,不用手仗,他知道往哪走。

洗手时候,水流哗哗地响,他开始认真思索自己未来的路。

眼睛若是人体上的一件工具,失去了只想些办法找代替它功能的东西,比如安排一个信任的人当他的眼睛。

虽然集团那边他不能继续任职,创业对他来说有些艰难,那不如先做vc,这些年他手里有一笔钱,可以先从小的项目开始,慢慢将资金滚雪球,多了之后再投资大的项目。

最好投些有特殊意义的项目,比如投资眼科企业,进入医疗赛道,希望开发些对失明人士有帮助的医疗器械,当然这只是初步想法。

他和范姜辉一直有合作,国外的几个项目进行他有投钱,范姜辉管理,每一季度都有分红。

会定时打进他银行卡里,每年大概有七、八百万左右,他名下还有不少资产,两幢别墅,三处住宅,几辆车,这里地下车库就有一辆他的车,刚来岛城为出行方便买的,但他一直在房间里很少出行,司机也辞退了。

算算这些东西,全部处理掉后,他手里应该有七千多万,除了固定资产,现金大概有一千五百万左右。

可以先投个几百万的小项目,游戏类的回本比较快,如果运气好,游戏上线小爆一下,投资的钱翻个倍很容易,至少保证三年后不会亏本,投资本身就是一个放长线钓大鱼的过程,经常一项目投几年才有回报,不能急,要稳中求险,险中有胜,资源配置,价值创造,以及长期稳定发展,这些都要考虑。

洗漱完,顾翊转身朝衣帽间走去。

待走到一处,他突然停住了脚步。

面朝着玻璃墙,他感觉到眼前突然出现微微光感……

自从半年前出事后,他陷入一片漆黑,他的世界再没有亮过,无论灯光,阳光,还是手电照射,眼睛都不会对光线有一点点反应。

他记得专家说过他视网膜神经细胞坏死,无法复原……已经丧失光感。

也就是说,没有救了。

在感觉到有光这一刻,他平静似海的心潮微动起来,他开始在房里走动,不停地转着方向感受着,甚至用手遮挡在眼前,再拿开,感受光线给他眼睛带来的细微一点感觉。

再三确定他眼睛有光感了,一片黑暗中微微有了一层朦朦的亮,手放眼睛上挡住朦胧的光就没了,他站的位置没有猜错的话,是窗前!

于是他伸手向前走,一直到他的手指轻触摸玻璃,那一刻,他站在那里怔然了许久……

这本应该是一件让人喜极而泣的事,激动,兴奋,痛哭……

可是顾翊却平静下来。

他经历从高处跌落的整个过程,认清这是个完全利益至上的世界,他内心摒弃厌恶这样的人生。

他体会过从健全到残疾,从继承人到废人的身份转变,失明后他看尽人情冷暖,连亲人都将他放逐千里之外,还有什么人可以信任,甚至分享呢。

他原地站了一会,最后转身沉默地,慢慢地走向衣帽间。

他相信如果告诉母亲他眼睛有了光感,她一定会赶来亲自送他入院嘘寒问暖,但他已经厌倦这种虚伪作态,他认清自己只是她手里争夺家财的筹码,而不是儿子后,就像母亲丢弃他一样,他也不再彻底信任她

他不想再被当成抹布,没用了,就丢弃在一旁。

他不打算将这件事告诉任何人。

也不再信任任何医院所谓的专家。

他只想着最近自己做了什么事影响到眼睛,让它有了变化。

是昨天!昨天之前还是一片绝望的黑暗。

自从昨夜死志转变后,他的心境变了。

顾翊将头发撸到脑后,露出一张无论侧看正看都无可挑剔,风华绝代的脸,连眼角的小痣都异常醒目,在眼尾处栩栩如生。

他取了衣服换上。

他猜想,眼睛的恢复可能跟心情有关,跟身体状态有关,跟信念有关。

这样的转变肯定是好的,他只需要将正能量的想法和信念持续放大,保持心情愉悦,继续锻炼身体……

无论最后是否完全恢复,已经不那么重要,重要的是,他的人生还掌握在自己手里……

等到从衣帽间出来,他随意套了件宽松的黑色背心,露出漂亮肌肉的臂膀,找到椅子坐下来,摸索到手机,开机后找到了他想找的人,按下语音:“雷子!岛城宏佳地产谢佳宏的女儿谢锦诗你知道吗?不知道打听下你哥,你哥去年来岛城发展,他肯定知道,帮我打听下,我想知道她的信息……”

……

苏樱一晚上都在做梦。

梦见她开了家花店,店里花团锦簇,红粉绿黄一片花海,每朵花都在灿烂绽放。

“妈咪!”

她一声小孩子快乐的叫声,苏樱立即兴奋地转身,她看到一个和她想象中一模一样漂亮可爱的小女孩,穿着粉色的小裙子张着手向她跑过来。

她开心地朝她伸手,一下子将她抱在怀里,小孩子的手感好软。

她看到女儿眼角有颗泪痣,是他的女儿吗?是,这是她的女儿!她紧紧抱在怀里不撒手。

虽然想不起她是怎么弄到优秀基因生下女儿的,但这不妨碍她心情愉悦,看着小女孩漂亮精致的五官,头包脸的美人胚子脸型,她欣慰地想,她是对的!给孩子挑选基因就应该挑最优秀的,还必须得是自己喜欢的,顺眼的。

那样生下来的女孩子才会又美又讨人喜爱,因为它是爱意下的结晶,你看到她就会心情愉悦。

一想到那么优秀的基因都被她偷到手,占了大便宜的愉悦感瞬间翻倍……

她看着女儿的脸蛋,仿若珍宝!这么漂亮的宝宝,真的是她的?

就在她心潮澎湃时,花店突然走进来一个人,西装革履,手里还拿着手仗,他凶神恶煞地出现在门口,声音冷冰冰道:“谢小姐!”

“是谁允许你偷走我的种子?”

“我是你永远都得不到的男人。”

“请把种子还回来!”

“不还!”苏樱大惊失色,抱住好不容易得到的女儿:“这是我凭本事得到的,凭什么还给你!”

“哼,土地里埋下一颗种子,种子开出了花,这花属于种子所有,跟你这块贫瘠的土地有什么关系?”说着,他扔下一张支票。

“花我摘走了,喜欢偷人种子的谢小姐,除了钱,你将一无所有……”

“不要啊!”

“不!”苏樱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,喘着气看向自己怀里,哪有什么软软的女儿,怀里是柔软的被子,细腻的蚕丝布料,那布料手感软得仿佛梦中女儿的小脸儿!

可恶啊!种子在她的地盘发芽长出花了,还能被人抢走!

看样子,偷走种子后,是绝不能被他发现,否则就会被他连花一起掐走的!苏樱咬牙切齿间,听到门外传来礼貌的敲门声。

然后那高高在上,颇为装腔装调的声音响起来:“谢小姐,太阳已经升起,你为什么还能躺在床上?请你起床,我要去运动馆。”

苏樱一头乱糟糟的头发披在身上,她气愤地望着门,梦里谢小姐,一口一句还他种子。现实谢小姐,你怎么还不起床!

她半天才长长地吐出一口气。

你为什么还能躺在床上这句话,跟夜里老板电话打过来:“大半夜的,你怎么还睡了……”一样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万恶的资本家啊!

算了,看在她收了三十万,又对他有那么点小心思的份上,她捂着腰翻身下床。

昨天运动完,今天起来腰都不是自己的腰。

最后一瘸一拐走到门前,拉开门,看到手敲了个空,愣了下的顾翊!想到他梦中抢走自己的宝宝,苏樱就想冲他露出咬牙切齿狰狞脸,但声音听在顾翊耳朵里却甜美怡人,她用无比温油语调对他道:“好的,顾先生,我马上带你过去,稍等哦,我穿下衣服。”

……

顾翊一旦重拾信心,重新构建人生目标后,他的执行力很强,凡是成功人士,大多执行力强,有目标后就会一步步按照目标去做,立刻做,马上做,这叫知行合一。

首先他要将身体锻炼好,眼睛已经出问题了,那身体其它部位就更重要了,健康是第一位,失明后抵御风险的能力也跟着降低,无论是身体还是生活,他要先保障全身机能不出问题,正常运行。

所以他恢复了以前的作息,以前的运动习惯,早上起来就要运动一小时。

苏樱看着顾翊在运动馆挥汗如雨,先半小时有氧全身大汗淋漓,再半小时无氧,苏樱在旁边陪着他,打着哈欠偶尔跟着练一下,顺便拉伸身体,毕竟运动馆的卡也不便宜啊,进来不练那多亏。

顾翊专心致志地运动,全身心投入,他今天穿得背心运动短裤,头仍然戴着鸭舌帽,还有墨镜,手臂上肌肉都是亮晶晶的汗水,耳朵下面脖子都是湿得,看起来真的好生感。

尤其站起来伸手跟旁边的苏樱要水喝的时候。

苏樱看得头晕目炫。

顾翊认真起来,不知道为什么,好迷人啊,她心不在焉地将水递过去,望着他修长的手指,和他仰头吞咽时喉结上下滚动的样子发呆。

然而好东西总是会有很多人看上!

苏樱觉得心动,别人看了也心动,已经好几个人过来试图跟这个像明星一样年轻帅气的帅哥搭讪。

苏樱那敏感的护食心理,有意无意地将人挡住了,这个基因暂时是她的!

好在苏樱今天穿得漂亮,她没有特意打扮,谢锦诗丢给她的衣服,大多暴露,她挑了件白背心,白色牛仔短裤,外罩一件樱红花色鲜嫩的真丝罩衫,特别轻薄,飘飘欲仙,加上她几年时间食用洛阳仙株,整个人肤白唇红,长相又是艳丽挂的,压得住很多美人。

还有那一双又白又嫩笔直的长腿,那细细的腿型看着真的漂亮,她又一直站在顾翊的旁边,像护食一样护着,了两句,来人就不好意思地走了。

苏樱挡走顾翊许多桃花后,她暗暗舒了口气,回身见到专心锻炼,谁来跟他搭讪他都不理的顾翊,又觉得这龟毛又臭屁的富家公子哥,也是有优点的,他好像对男女之事不怎么上心呢,也可能因为看不见……

不过他这种不理搭讪人的样子,又让她生起欢喜欣赏的慈爱之心,用看着美好的基因种子的目光看向他。

锻炼完顾翊回家冲了澡,换了身衣服在房间休息了下会,然后慢腾腾来到厨房。

苏樱用个发夹,夹住头发在脑后,然后一直在厨房里忙。

早上可以吃好一点,毕竟顾翊这两天一直在锻炼身体,营养得跟上来,她做了几样中式家常菜。

鲜嫩的葱花鸡蛋饼卷上炒好的牛肉土豆丝,卷了三个,他两个,她一个。

还有萝卜虾饼,用油一煎,又鲜又香,放进小碟子里。一小锅营养丰富的豆腐鲫鱼汤,还有一道蜂蜜牛奶炖蛋甜点,又炒了个清爽的菜,甜辣椒丝炒牛肉片。

幸好厨房灶台多,做起来很快。

顾翊慢慢地走进厨房,虽然他眼睛看不见,但能闻到香味,那种香味对于从小一日三餐被人端在桌上,或者送到楼上。

工作后不是餐厅就是工作餐,很少进过厨房的顾翊来说,很有新鲜感。

眼睛看不见后,嗅觉与声音变得更清晰起来,开火的声音,翻炒的声音,厨房里的烟火气,还有苏樱絮絮叨叨:“盐呢?”她拨开挡着她的顾翊:“在这……”

感受着食物一点点做好冒出来的香气,真的有一种。

一种家的味道,很迷人的味道,也是以前很向往的味道。

顾翊站在旁边也不妨碍她,只是听着她的动静,偶尔没有声音了会问:“你在做什么?”

大概在屋子里关久了,人会有点傻。

苏樱对他超有耐心,他问就会把自己早餐做的是什么跟他说一说,炒嫩的虾仁时,她会从锅里现取出一个,像无数家庭普通男女一样,会用筷子挟着放到他唇边喂他:“这个虾仁特别新鲜,粉红色,你尝尝,刚出锅的很鲜嫩,帮我看看味道行不行。”

顾翊倒没有不乐意,食物香气扑面而来,他确实饿了,犹豫了一下,张嘴吃了,他还从来没有过这种在厨房里,像个小孩子一样被别人喂投的经验和体验,不知道为什么,这种感觉让他心里很是舒爽。

“怎么样,好不好吃?再吃块牛肉,看看炒得香不香?”说完她又挟了块香喷喷的牛肉,用手接着,垫脚宠溺地送到他嘴边。

因为他此时就像一个乖乖的小孩子一样,站在那里等待喂投。

可怜乖巧得很!

“嗯。”听到询问他菜的味道,他吃完后,舔干净嘴角的汁液,才神色傲慢地点下头:“手艺有些稚嫩,还不错。”

苏樱本不给他吃了。

这位大少爷立即跟了句:“继续……”还要尝尝其它菜的咸淡。

苏樱:……

这餐早饭顾翊吃得非常满意,也许以前家里的厨子做的饭也好吃,他不记得了,因为没有记忆点。

可都没有眼前这个女人做的好吃,不但是饭菜美味,还有那种一个人围着厨房只给你精心准备饭菜的感觉,或许没有酒店做得地道,但是特别舒服,心理上舒适,口味上的满足,这种合起来的味道吃了就忘不掉,他连吃了两大碗米饭,豆腐鲫鱼汤都喝光了。

最后甜点是蜂蜜牛奶蒸蛋,上面的点缀是墨玉珠果,放了十几颗在其中,和着蛋一起吃,酸酸甜甜的。

苏樱看着他将墨玉珠果吃了,很爱吃的样子,苏樱欲言又止,有心想问他眼睛怎么样了,有没有感觉好一点,但又忍住了,他好不容易心情好一些,何必再提眼睛的事呢,一旦没什么变化,白白惹他不愉快。

吃着饭苏樱眼睛转了一转,要想早日达到自己的小目的,光亲脸可不行啊,还得有进展,正好看到度假村门票住宿打折活动。

苏樱在对面顾诩脸上转了转,顾翊的脸特别紧致,可能常年运动的关系,让他看不出年纪,穿着正装就成熟优雅,穿着休闲就英俊帅气,穿运动装就特有青春少年感。

本人那更是满脸,满身的优良基因,可见他自己本人也是极会长的,几乎没有缺点,如果非要提的话,那就是脾气性格差,但苏樱又意外的不觉得讨厌,勉强接受得了吧。

再说哪有十全十分的基因,眼前这个已经是最完美的了,所以怎么样才能得到这种完美基因,她得主动点,想想办法!

于是她咬了下勺子,小声跟他商量道:“顾先生,我在运动馆看到度假区那边门票打折,平常要三百现在只要一百七十五呢?”

顾翊喝了汤顿了下,抬起头似乎没懂,犹豫了下问道:“有什么问题?”他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提打折的事。

苏樱有些懊恼,这事跟普通人说,肯定都很兴奋,去啊,一人省一百多呢,但对顾翊来说,好像要他弯腰拣一分钱一样,他连腰都不想弯,一分钱根本吸引不了他。

没错,那打折的一百多块在他眼里跟一分钱差不多。

苏樱赶紧换一种方式道:“早上黄阿姨给我发信息,她女儿还在医院里,所以今天不回来了,她不在,那我们俩天天待在房间里多闷啊,房子哪有外面的天地广阔,待久了也不利于我们身心健康,不如我们出去玩吧,到海边,感受大自然的魅力。”她差点把度假村宣传语都说出来了。

“……听说那边度假村酒店,晚上驻店能听到海浪的声音,可动听了,白天可以到海滩上赶潮,吃烧烤,玩沙子,吹海风,听说那边蓝天、白云、大海、沙滩,还能玩划艇呢……”

顾翊听着一点都没有心动,他堂堂一个集团继承人,什么没见过?吸引不了他。

他继续吃着有人给做的美味早餐,盘子里最后一块葱花鸡蛋饼被他优雅地放入口中,

甚至还能很淡定地反驳她:“那又如何,我又看不见。”

“看不见,但能听到啊,能触碰到沙子,还有海水,能感受到沙滩的氛围,就咱俩,我带你去,我一定把你保护的好好的,不会有事的。”

顾翊不屑地翘了嘴角:“可笑,我一个一米八七的男人,要你保护?”

苏樱:……

接着他疑惑犹豫道:“你多高啊,到一米六了吗?”总觉得她个头不高。

苏樱:……

不同意出去玩就算了,竟然还侮辱她的身高?这可不能忍!

“我一米六五!”她大声道,并且站了起来。

可就算站起来,随着声音顾翊也抬头看向她的方向,虽然看不见,但姿态依然高高在上,嘴角翘着听她气急败坏的声音,脸上表情仿佛在嘲弄,站起来还没有桌子高,竟然有一米六五吗?

这个男人,这个男人可真气人!

苏樱不达目绝不罢休,收拾完厨房,开始跟在他身边软泡硬磨,拉着他把行李都收拾好了,最后他被烦得终于同意了,苏樱高兴地拉着臭着脸的顾翊,出了门。

顾翊今天穿了黑色背心,黑色运动短裤,外罩白色运动外衫,头上戴了黑色鸭舌帽,依然带了墨镜,昨天一身白看起来朝气蓬勃,今天一身黑看着就酷酷的。

如果说昨天的模样是校草,今天的他就是校霸,加上他又满脸不乐意出门,路上不说话看起来就更酷了。

出门时顾翊开口问她:“会开车吗?”他可不想走着去度假村,虽然从观景阳台能看到度假村全貌,设计图是这样布局,但实际上离得并不近,十几里路呢。

巧了不是,苏樱今年学了车,刚拿到驾驶证,主要是手里有点钱,想着以后要开花店,先把车学了,省得到时候需要用车慌了手脚,她还打算买台便宜的几千块的二手面包车练手呢,还没来得及买。

“玄关抽屉里有钥匙,开车去。”顾翊手揣在兜里,站在门口很是酷酷地命令她道。

有车!苏樱眼前一亮,这可是大好的练车机会,她还正想练练呢,没想到有豪车练手,毕竟瘦死骆驼比马大,顾翊虽然落魄,但肯定不会开几万块钱的小车,估计十几万在他眼里都是垃圾。

怎么不得百万以上,她还没开过这样的车呢,她急忙去玄关找,结果找了一圈都没见到有什么车钥匙,她突然记起管家黄绢走的时候好像拉开过玄关抽屉。

她失望道:“顾先生,没找到车钥匙,会不会是黄阿姨着急去医院看女儿,把车开走了?”

站在门口手插兜的顾翊一听这话,脸色顿时臭得能顶二斤臭鸡蛋,显然生气了。

转身不想去。

那可不行啊,苏樱好好的计划可不能这样没了,好不容易才说动他出门。

她赶紧上去拉他:“顾先生,没有车也没关系,我们可以坐公交车,这里每年旅游的人多,公交车一直环度假村行驶,离我们这边不远就有公交车站,我们过去吧,你还没坐过公交车吧?今天就让你感受一下公交车play,上去玩一玩嘛,就当玩耍了,好不好,顾先生……”

苏樱在门口简直七十二般武器甜言蜜齐上阵,顾翊就如那巍峨不动的定海神针,终于在苏樱亲了他两边脸,抱了他的腰,来回摇晃着往门口拉,这才连哄带骗,请动了这尊大将!

拉着行李将他带出了门。

真的比三岁小孩还难哄!

等到了楼下就变成顾翊拉着行李箱,苏樱拉着他的手,手仗可以缩短,被他放在裤兜里。

他一边臭着脸,生着气,一边拉着手里的行李箱,甚至还指责苏樱,他提了提手里的箱子,对着苏樱的方向嘲讽道:“谢小姐,你平时都是这么对待失明残障人士吗?”让他们拉她的箱子?

苏樱:……

可以啊,现在的状态都能调侃自己是残疾人士了!

不过让他提确实不太好,主要是他长得人高马大的,体力又那么好,拎着箱子跟玩似的,她都差点忘记他失明了。

“那我来吧。”苏樱去取箱子。

顾翊扭捏地又将手里箱子移开,推着她道:“哼,个子还没有箱子高,赶紧带路!”

他紧紧抓着箱柄不给她。

……

作为年纪轻轻就失明的残障人士,公交上的游客司机见到了皆露出和善的神色,不嫌他慢,看着这位腰细腿长肤白貌美的美女,几步跳上车,然后回身温柔,耐心,近乎宠溺地引导着下面一个一米八七的大小伙子,拉着他的手,一步步细心提示他。

“顾先生,迈腿上一个台阶,对,太聪明了,一共三个台阶,上来!”几乎没用苏樱多费事,当他接到指令可以迈腿,并且有三台阶时,只要第一步稳踩住,下面就顺利地迈上来,速度很快。

顾翊真的很聪明,他虽然眼睛看不见,但他听到指令能够迅速反应,如果不是苏樱引导的话,可能大家并不会觉得他失明了。

上来后,苏樱赶紧将公交卡刷了,伸手拉住顾翊的手往车里走。

顾翊并不是第一次坐公交车,他虽然小时候被卢丽华保护得很好,但是偶尔也会跟同学去坐公车出去玩,不过那都是多年前的事了。

他现在对这个人多且气味混杂的公车不喜欢,他有些洁癖,尤其对气味特别敏.感,作为曾经年轻英俊大企业集团的准继承人,根本不缺投怀送抱的人,就算他没有这个名头,光凭形象也不会缺女人。

但他挑剔,对各种香水,以及每个人身上不一样的奇怪体味格外挑剔,味道不行他会觉得这个人脏,根本不可能靠近他,他会感到不适,曾经有过女人酒宴上想吻他,对方过来时那种不适感,他直接把脸扭开了,拒绝和她们接触。

奇怪的是,任何见过他的人都觉得他身经百战,认为他是高手,深藏不露的那种,很多人想勾搭他或者请教他。

可惜他不是,但长着一张看起来很行的脸,常年健身气质上凌利一些,但这些都是有欺骗性的,其实是他长时间禁欲,所有的荷尔蒙能量都保存在身体里,转化成他的能量没有外泄,就会显得他整个人荷尔蒙爆棚,有爆感,有那种一碰就炸的吸引力。

苏樱就受这股吸引力影响,哪怕他嘴巴嫌弃,动作别扭,在公交车上跟他说话,他装作扭脸没听到,还在生闷气。

苏樱也不觉得难过,反而像拣到宝一样手牢牢地牵着他的手,生怕他丢了,可惜没有座位,只能让他抓着杆子。

呵呵,看着这个生气的大宝宝手紧紧地握着公车杆,看来是真委屈这位大少爷了,苏樱对他有所求,多少还是有些宠溺的,毕竟一会就要把他送到酒店了呢……

人家送酒店都车接车送,她却带他坐公交车,确实寒酸了些……

也不能说度假村酒店,因为宣传单上周一周二两天活动,上面写着驻店和门票半折,她当时飞快地抢了,成功预订到一个大床房,是度假村另一个驻店像民宿一样有着各种风格的海边旅馆,人家酒店不打折。

夏季刚开始,周一周二买卖稀,所以才搞出这种打折活动吸引外地零散游客过来度假,若真是节假日,根本抢不到票。

就这样苏樱也心疼坏了,民宿海景大床房竟然要一千块钱一晚!打完折也要五百块……

但想到试管十万块!还未必能选到像顾翊这样优质的种子……

五百块……性价比很高了!

苏樱抬头小心看了他一眼,仰头看他更帅了,这头脸比,这折叠度,苏樱更坚定自己的想法了,她偷也得把种子偷出来!为了省十万块试管钱,她拼了!

度假区靠近海边有一处一直能延伸到海里的小岛屿,与陆地相连,环岛的公交车在度假村门口停下,苏樱小心地拉着顾翊下车。

下午正是天气好的时候。

打眼望去,度假村这边四面环海,碧海银滩,渔舟唱晚,云卷云舒,天光水色.……

真的很美啊。

苏樱要先带着顾翊去民宿,把行李放住处,顾翊是很消极的,苏樱一路上拉着他,一直跟他展望未心情一好百病全消……

他才跟着她进了这家民宿旅馆。

她订房的这家位置较偏僻。

岛上好几处民宿旅馆,风格不一样,她抢到的是工业风的。

当服务台人员带着他们通过走廊引到最里面的房间,打开房门时。

苏樱:……

怪不得她能五百块钱抢到啊。

苏樱一整个震惊。

幸好顾翊看不见,看到估计扭头要走。

说是个性化设计,原始风,工业风,大自然风格,狂野,肆意,当然这是宣传单上介绍的说词。

实际上裸露的砖墙,泥色地面,黑白灰色系,水泥台子,水泥桌,就跟那电影里的监狱风,颇为相似。

可太情趣了!这风格啊!

谁在这里突然尖叫一声丧尸来了,她都不觉得奇怪,毫无违合感。

总之,工业风,就是没装修好的风格。

好在该有的设施都有,大床!铺着雪白的床单,水泥墙上橘黄色的壁灯,上面还有一排射灯,电视沙发什么的都不缺。

这地方苏樱能凑合,反正顾翊又看不见,毕竟五百块钱呢,不可能退的……

关键是这里的洗浴房间她挺满意的,竟然是玻璃墙!人站在里面洗澡一览无余!

苏樱震惊地看了两秒后,脑中闪过一个字。

妙!

妙就妙在顾翊眼睛看不见,可她能看见啊!

呵呵嘿嘿嗯。

她咳了一声,这事可不能让顾诩知道,她进来后,避开浴室特意喊了一声:“哇啊!”她夸张道:“这里装修的好漂亮,像家一样,还有超大的窗户,能直接看到对面的大海,你听到了吗,顾先生,远处有海浪的声音……”

顾翊将行李箱放到一边,站在原地没有动,若有所思地朝她的声音转头,“你订的大床房?”

苏樱知道重头戏来了,她解释道:“……顾先生,今天度假村有活动,景区门票和住宿区打折,房间都被订光了,就剩下这一间了,不过你放心,费用我出,床你。

顾翊见她主动让出床,满意地点了点头,眼尾一挑,嘴角一翘傲慢地道了一句:“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就想和我一个房间。”

苏樱:……

作者有话要说

顾翊若没有失明,苏樱还会顾虑。

毕竟一头健全的狮子,就算卧在那里,谁也不敢轻举妄动。

可现在他眼睛看不见!

坐在床上虽然依然强壮,但就像一只张牙舞爪的小猫咪……

苏樱想到自己这一天陪着他东奔西跑,又当助理又做保姆,还跟着他去健身房累得够呛,结果告诉她有奖励,她就想亲一下,这个要求过分吗?

亲一下过分吗?

不给亲……凭什么,她就亲!苏樱一时间恶从胆边生,在他说完后,轻手轻脚地走向他。

顾翊坐在那儿,还等着苏樱气急败坏,他好嘲笑一番,结果许久没听到苏樱声音,突然感觉到不妙,他拉着胸口的被子往上提了提,眼睛不安地转了下。

“你在干什么?”

“我要亲你!”说完,苏樱俯身狠狠地凑到他健康漂亮蜜色的脸颊边,用力地亲了他一口。

嗯!男人的脸,不,好基因的脸!真香!

顾翊感觉到脸上一个柔软的唇印上来,软软的,糯糯的,还亲出了声音,吧唧一声。伴随着幽幽的花香……

他一下子怔住了,意识到自己被这个女人亲了!

随即大怒:“你……”

“谁允许你亲我的?”

“你说的啊!”亲都亲了,苏樱理不直气也壮道:“你说要给我奖励!”

他生气地理论道:“我并不打算用吻当作礼物,你不可以随意亲我!”

“那要不你亲回了,谁让你长得那么帅,还那么可爱,帅气可爱的男孩子就是要用来亲的!你就是告到法院,法院也会判我无罪,就算有罪,也会判我待在你身边无期徒刑!”

苏樱心想她忙碌一天,还换不来你个脸颊吻!白干了呗!

顾翊愣住,一时没听懂她到底是夸还是贬,望着他无措的样子,苏樱心一动,反正他现在也看不见,脸转来转去也找不见她位置,不亲白不亲,亲了也白亲。

弯腰过去又是一口。

吧唧!真香啊!

“你!”顾翊手摸脸,紧紧抿住了唇,亲一下就算了,还来一下!

想到她刚才话,他眯着眼睛不说话了,过会儿才忍耐下完生着闷气地拽着被子要躺下。

没有就没有!

苏樱在他躺下后,又狠狠地亲了他一下,亲完快速道:“晚安!”然后飞快跑出了房间。

剩下顾翊一个人气愤地坐起来,“谁允许你又亲我?”

他冲着门喊:“把门关好,你不要再进来了!”

传来的是门轻轻关上的声音。

顾翊懊恼,伸手又摸了摸脸颊,真是个大胆的女人。

就那么喜欢他吗?

他放下手,不悦地再次躺下来,脚坏脾气地蹬了下被子,以为躺在床上会气得半天睡不着,结果伴着脸颊一股幽幽的花香,他心境轻松愉悦,很快睡过去。

……

天亮了,这是顾翊两个月以来睡得最舒服,最好的一晚,当他习惯性地睁开眼睛,才想到眼睛失明了。

半年了,他还是没有习惯。

以前每次睁开眼睛都会沮丧,多希望这是一场梦,但现在,他已经能够平静面对这一切。

他从床上起身,淡定地摸索着往洗漱间走去,房间物品放在哪里,他已经熟记在心,并且空间方位形成一个模型在脑子里,他只需要知道床头在哪里,不用手仗,他知道往哪走。

洗手时候,水流哗哗地响,他开始认真思索自己未来的路。

眼睛若是人体上的一件工具,失去了只想些办法找代替它功能的东西,比如安排一个信任的人当他的眼睛。

虽然集团那边他不能继续任职,创业对他来说有些艰难,那不如先做vc,这些年他手里有一笔钱,可以先从小的项目开始,慢慢将资金滚雪球,多了之后再投资大的项目。

最好投些有特殊意义的项目,比如投资眼科企业,进入医疗赛道,希望开发些对失明人士有帮助的医疗器械,当然这只是初步想法。

他和范姜辉一直有合作,国外的几个项目进行他有投钱,范姜辉管理,每一季度都有分红。

会定时打进他银行卡里,每年大概有七、八百万左右,他名下还有不少资产,两幢别墅,三处住宅,几辆车,这里地下车库就有一辆他的车,刚来岛城为出行方便买的,但他一直在房间里很少出行,司机也辞退了。

算算这些东西,全部处理掉后,他手里应该有七千多万,除了固定资产,现金大概有一千五百万左右。

可以先投个几百万的小项目,游戏类的回本比较快,如果运气好,游戏上线小爆一下,投资的钱翻个倍很容易,至少保证三年后不会亏本,投资本身就是一个放长线钓大鱼的过程,经常一项目投几年才有回报,不能急,要稳中求险,险中有胜,资源配置,价值创造,以及长期稳定发展,这些都要考虑。

洗漱完,顾翊转身朝衣帽间走去。

待走到一处,他突然停住了脚步。

面朝着玻璃墙,他感觉到眼前突然出现微微光感……

自从半年前出事后,他陷入一片漆黑,他的世界再没有亮过,无论灯光,阳光,还是手电照射,眼睛都不会对光线有一点点反应。

他记得专家说过他视网膜神经细胞坏死,无法复原……已经丧失光感。

也就是说,没有救了。

在感觉到有光这一刻,他平静似海的心潮微动起来,他开始在房里走动,不停地转着方向感受着,甚至用手遮挡在眼前,再拿开,感受光线给他眼睛带来的细微一点感觉。

再三确定他眼睛有光感了,一片黑暗中微微有了一层朦朦的亮,手放眼睛上挡住朦胧的光就没了,他站的位置没有猜错的话,是窗前!

于是他伸手向前走,一直到他的手指轻触摸玻璃,那一刻,他站在那里怔然了许久……

这本应该是一件让人喜极而泣的事,激动,兴奋,痛哭……

可是顾翊却平静下来。

他经历从高处跌落的整个过程,认清这是个完全利益至上的世界,他内心摒弃厌恶这样的人生。

他体会过从健全到残疾,从继承人到废人的身份转变,失明后他看尽人情冷暖,连亲人都将他放逐千里之外,还有什么人可以信任,甚至分享呢。

他原地站了一会,最后转身沉默地,慢慢地走向衣帽间。

他相信如果告诉母亲他眼睛有了光感,她一定会赶来亲自送他入院嘘寒问暖,但他已经厌倦这种虚伪作态,他认清自己只是她手里争夺家财的筹码,而不是儿子后,就像母亲丢弃他一样,他也不再彻底信任她

他不想再被当成抹布,没用了,就丢弃在一旁。

他不打算将这件事告诉任何人。

也不再信任任何医院所谓的专家。

他只想着最近自己做了什么事影响到眼睛,让它有了变化。

是昨天!昨天之前还是一片绝望的黑暗。

自从昨夜死志转变后,他的心境变了。

顾翊将头发撸到脑后,露出一张无论侧看正看都无可挑剔,风华绝代的脸,连眼角的小痣都异常醒目,在眼尾处栩栩如生。

他取了衣服换上。

他猜想,眼睛的恢复可能跟心情有关,跟身体状态有关,跟信念有关。

这样的转变肯定是好的,他只需要将正能量的想法和信念持续放大,保持心情愉悦,继续锻炼身体……

无论最后是否完全恢复,已经不那么重要,重要的是,他的人生还掌握在自己手里……

等到从衣帽间出来,他随意套了件宽松的黑色背心,露出漂亮肌肉的臂膀,找到椅子坐下来,摸索到手机,开机后找到了他想找的人,按下语音:“雷子!岛城宏佳地产谢佳宏的女儿谢锦诗你知道吗?不知道打听下你哥,你哥去年来岛城发展,他肯定知道,帮我打听下,我想知道她的信息……”

……

苏樱一晚上都在做梦。

梦见她开了家花店,店里花团锦簇,红粉绿黄一片花海,每朵花都在灿烂绽放。

“妈咪!”

她一声小孩子快乐的叫声,苏樱立即兴奋地转身,她看到一个和她想象中一模一样漂亮可爱的小女孩,穿着粉色的小裙子张着手向她跑过来。

她开心地朝她伸手,一下子将她抱在怀里,小孩子的手感好软。

她看到女儿眼角有颗泪痣,是他的女儿吗?是,这是她的女儿!她紧紧抱在怀里不撒手。

虽然想不起她是怎么弄到优秀基因生下女儿的,但这不妨碍她心情愉悦,看着小女孩漂亮精致的五官,头包脸的美人胚子脸型,她欣慰地想,她是对的!给孩子挑选基因就应该挑最优秀的,还必须得是自己喜欢的,顺眼的。

那样生下来的女孩子才会又美又讨人喜爱,因为它是爱意下的结晶,你看到她就会心情愉悦。

一想到那么优秀的基因都被她偷到手,占了大便宜的愉悦感瞬间翻倍……

她看着女儿的脸蛋,仿若珍宝!这么漂亮的宝宝,真的是她的?

就在她心潮澎湃时,花店突然走进来一个人,西装革履,手里还拿着手仗,他凶神恶煞地出现在门口,声音冷冰冰道:“谢小姐!”

“是谁允许你偷走我的种子?”

“我是你永远都得不到的男人。”

“请把种子还回来!”

“不还!”苏樱大惊失色,抱住好不容易得到的女儿:“这是我凭本事得到的,凭什么还给你!”

“哼,土地里埋下一颗种子,种子开出了花,这花属于种子所有,跟你这块贫瘠的土地有什么关系?”说着,他扔下一张支票。

“花我摘走了,喜欢偷人种子的谢小姐,除了钱,你将一无所有……”

“不要啊!”

“不!”苏樱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,喘着气看向自己怀里,哪有什么软软的女儿,怀里是柔软的被子,细腻的蚕丝布料,那布料手感软得仿佛梦中女儿的小脸儿!

可恶啊!种子在她的地盘发芽长出花了,还能被人抢走!

看样子,偷走种子后,是绝不能被他发现,否则就会被他连花一起掐走的!苏樱咬牙切齿间,听到门外传来礼貌的敲门声。

然后那高高在上,颇为装腔装调的声音响起来:“谢小姐,太阳已经升起,你为什么还能躺在床上?请你起床,我要去运动馆。”

苏樱一头乱糟糟的头发披在身上,她气愤地望着门,梦里谢小姐,一口一句还他种子。现实谢小姐,你怎么还不起床!

她半天才长长地吐出一口气。

你为什么还能躺在床上这句话,跟夜里老板电话打过来:“大半夜的,你怎么还睡了……”一样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万恶的资本家啊!

算了,看在她收了三十万,又对他有那么点小心思的份上,她捂着腰翻身下床。

昨天运动完,今天起来腰都不是自己的腰。

最后一瘸一拐走到门前,拉开门,看到手敲了个空,愣了下的顾翊!想到他梦中抢走自己的宝宝,苏樱就想冲他露出咬牙切齿狰狞脸,但声音听在顾翊耳朵里却甜美怡人,她用无比温油语调对他道:“好的,顾先生,我马上带你过去,稍等哦,我穿下衣服。”

……

顾翊一旦重拾信心,重新构建人生目标后,他的执行力很强,凡是成功人士,大多执行力强,有目标后就会一步步按照目标去做,立刻做,马上做,这叫知行合一。

首先他要将身体锻炼好,眼睛已经出问题了,那身体其它部位就更重要了,健康是第一位,失明后抵御风险的能力也跟着降低,无论是身体还是生活,他要先保障全身机能不出问题,正常运行。

所以他恢复了以前的作息,以前的运动习惯,早上起来就要运动一小时。

苏樱看着顾翊在运动馆挥汗如雨,先半小时有氧全身大汗淋漓,再半小时无氧,苏樱在旁边陪着他,打着哈欠偶尔跟着练一下,顺便拉伸身体,毕竟运动馆的卡也不便宜啊,进来不练那多亏。

顾翊专心致志地运动,全身心投入,他今天穿得背心运动短裤,头仍然戴着鸭舌帽,还有墨镜,手臂上肌肉都是亮晶晶的汗水,耳朵下面脖子都是湿得,看起来真的好生感。

尤其站起来伸手跟旁边的苏樱要水喝的时候。

苏樱看得头晕目炫。

顾翊认真起来,不知道为什么,好迷人啊,她心不在焉地将水递过去,望着他修长的手指,和他仰头吞咽时喉结上下滚动的样子发呆。

然而好东西总是会有很多人看上!

苏樱觉得心动,别人看了也心动,已经好几个人过来试图跟这个像明星一样年轻帅气的帅哥搭讪。

苏樱那敏感的护食心理,有意无意地将人挡住了,这个基因暂时是她的!

好在苏樱今天穿得漂亮,她没有特意打扮,谢锦诗丢给她的衣服,大多暴露,她挑了件白背心,白色牛仔短裤,外罩一件樱红花色鲜嫩的真丝罩衫,特别轻薄,飘飘欲仙,加上她几年时间食用洛阳仙株,整个人肤白唇红,长相又是艳丽挂的,压得住很多美人。

还有那一双又白又嫩笔直的长腿,那细细的腿型看着真的漂亮,她又一直站在顾翊的旁边,像护食一样护着,了两句,来人就不好意思地走了。

苏樱挡走顾翊许多桃花后,她暗暗舒了口气,回身见到专心锻炼,谁来跟他搭讪他都不理的顾翊,又觉得这龟毛又臭屁的富家公子哥,也是有优点的,他好像对男女之事不怎么上心呢,也可能因为看不见……

不过他这种不理搭讪人的样子,又让她生起欢喜欣赏的慈爱之心,用看着美好的基因种子的目光看向他。

锻炼完顾翊回家冲了澡,换了身衣服在房间休息了下会,然后慢腾腾来到厨房。

苏樱用个发夹,夹住头发在脑后,然后一直在厨房里忙。

早上可以吃好一点,毕竟顾翊这两天一直在锻炼身体,营养得跟上来,她做了几样中式家常菜。

鲜嫩的葱花鸡蛋饼卷上炒好的牛肉土豆丝,卷了三个,他两个,她一个。

还有萝卜虾饼,用油一煎,又鲜又香,放进小碟子里。一小锅营养丰富的豆腐鲫鱼汤,还有一道蜂蜜牛奶炖蛋甜点,又炒了个清爽的菜,甜辣椒丝炒牛肉片。

幸好厨房灶台多,做起来很快。

顾翊慢慢地走进厨房,虽然他眼睛看不见,但能闻到香味,那种香味对于从小一日三餐被人端在桌上,或者送到楼上。

工作后不是餐厅就是工作餐,很少进过厨房的顾翊来说,很有新鲜感。

眼睛看不见后,嗅觉与声音变得更清晰起来,开火的声音,翻炒的声音,厨房里的烟火气,还有苏樱絮絮叨叨:“盐呢?”她拨开挡着她的顾翊:“在这……”

感受着食物一点点做好冒出来的香气,真的有一种。

一种家的味道,很迷人的味道,也是以前很向往的味道。

顾翊站在旁边也不妨碍她,只是听着她的动静,偶尔没有声音了会问:“你在做什么?”

大概在屋子里关久了,人会有点傻。

苏樱对他超有耐心,他问就会把自己早餐做的是什么跟他说一说,炒嫩的虾仁时,她会从锅里现取出一个,像无数家庭普通男女一样,会用筷子挟着放到他唇边喂他:“这个虾仁特别新鲜,粉红色,你尝尝,刚出锅的很鲜嫩,帮我看看味道行不行。”

顾翊倒没有不乐意,食物香气扑面而来,他确实饿了,犹豫了一下,张嘴吃了,他还从来没有过这种在厨房里,像个小孩子一样被别人喂投的经验和体验,不知道为什么,这种感觉让他心里很是舒爽。

“怎么样,好不好吃?再吃块牛肉,看看炒得香不香?”说完她又挟了块香喷喷的牛肉,用手接着,垫脚宠溺地送到他嘴边。

因为他此时就像一个乖乖的小孩子一样,站在那里等待喂投。

可怜乖巧得很!

“嗯。”听到询问他菜的味道,他吃完后,舔干净嘴角的汁液,才神色傲慢地点下头:“手艺有些稚嫩,还不错。”

苏樱本不给他吃了。

这位大少爷立即跟了句:“继续……”还要尝尝其它菜的咸淡。

苏樱:……

这餐早饭顾翊吃得非常满意,也许以前家里的厨子做的饭也好吃,他不记得了,因为没有记忆点。

可都没有眼前这个女人做的好吃,不但是饭菜美味,还有那种一个人围着厨房只给你精心准备饭菜的感觉,或许没有酒店做得地道,但是特别舒服,心理上舒适,口味上的满足,这种合起来的味道吃了就忘不掉,他连吃了两大碗米饭,豆腐鲫鱼汤都喝光了。

最后甜点是蜂蜜牛奶蒸蛋,上面的点缀是墨玉珠果,放了十几颗在其中,和着蛋一起吃,酸酸甜甜的。

苏樱看着他将墨玉珠果吃了,很爱吃的样子,苏樱欲言又止,有心想问他眼睛怎么样了,有没有感觉好一点,但又忍住了,他好不容易心情好一些,何必再提眼睛的事呢,一旦没什么变化,白白惹他不愉快。

吃着饭苏樱眼睛转了一转,要想早日达到自己的小目的,光亲脸可不行啊,还得有进展,正好看到度假村门票住宿打折活动。

苏樱在对面顾诩脸上转了转,顾翊的脸特别紧致,可能常年运动的关系,让他看不出年纪,穿着正装就成熟优雅,穿着休闲就英俊帅气,穿运动装就特有青春少年感。

本人那更是满脸,满身的优良基因,可见他自己本人也是极会长的,几乎没有缺点,如果非要提的话,那就是脾气性格差,但苏樱又意外的不觉得讨厌,勉强接受得了吧。

再说哪有十全十分的基因,眼前这个已经是最完美的了,所以怎么样才能得到这种完美基因,她得主动点,想想办法!

于是她咬了下勺子,小声跟他商量道:“顾先生,我在运动馆看到度假区那边门票打折,平常要三百现在只要一百七十五呢?”

顾翊喝了汤顿了下,抬起头似乎没懂,犹豫了下问道:“有什么问题?”他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提打折的事。

苏樱有些懊恼,这事跟普通人说,肯定都很兴奋,去啊,一人省一百多呢,但对顾翊来说,好像要他弯腰拣一分钱一样,他连腰都不想弯,一分钱根本吸引不了他。

没错,那打折的一百多块在他眼里跟一分钱差不多。

苏樱赶紧换一种方式道:“早上黄阿姨给我发信息,她女儿还在医院里,所以今天不回来了,她不在,那我们俩天天待在房间里多闷啊,房子哪有外面的天地广阔,待久了也不利于我们身心健康,不如我们出去玩吧,到海边,感受大自然的魅力。”她差点把度假村宣传语都说出来了。

“……听说那边度假村酒店,晚上驻店能听到海浪的声音,可动听了,白天可以到海滩上赶潮,吃烧烤,玩沙子,吹海风,听说那边蓝天、白云、大海、沙滩,还能玩划艇呢……”

顾翊听着一点都没有心动,他堂堂一个集团继承人,什么没见过?吸引不了他。

他继续吃着有人给做的美味早餐,盘子里最后一块葱花鸡蛋饼被他优雅地放入口中,

甚至还能很淡定地反驳她:“那又如何,我又看不见。”

“看不见,但能听到啊,能触碰到沙子,还有海水,能感受到沙滩的氛围,就咱俩,我带你去,我一定把你保护的好好的,不会有事的。”

顾翊不屑地翘了嘴角:“可笑,我一个一米八七的男人,要你保护?”

苏樱:……

接着他疑惑犹豫道:“你多高啊,到一米六了吗?”总觉得她个头不高。

苏樱:……

不同意出去玩就算了,竟然还侮辱她的身高?这可不能忍!

“我一米六五!”她大声道,并且站了起来。

可就算站起来,随着声音顾翊也抬头看向她的方向,虽然看不见,但姿态依然高高在上,嘴角翘着听她气急败坏的声音,脸上表情仿佛在嘲弄,站起来还没有桌子高,竟然有一米六五吗?

这个男人,这个男人可真气人!

苏樱不达目绝不罢休,收拾完厨房,开始跟在他身边软泡硬磨,拉着他把行李都收拾好了,最后他被烦得终于同意了,苏樱高兴地拉着臭着脸的顾翊,出了门。

顾翊今天穿了黑色背心,黑色运动短裤,外罩白色运动外衫,头上戴了黑色鸭舌帽,依然带了墨镜,昨天一身白看起来朝气蓬勃,今天一身黑看着就酷酷的。

如果说昨天的模样是校草,今天的他就是校霸,加上他又满脸不乐意出门,路上不说话看起来就更酷了。

出门时顾翊开口问她:“会开车吗?”他可不想走着去度假村,虽然从观景阳台能看到度假村全貌,设计图是这样布局,但实际上离得并不近,十几里路呢。

巧了不是,苏樱今年学了车,刚拿到驾驶证,主要是手里有点钱,想着以后要开花店,先把车学了,省得到时候需要用车慌了手脚,她还打算买台便宜的几千块的二手面包车练手呢,还没来得及买。

“玄关抽屉里有钥匙,开车去。”顾翊手揣在兜里,站在门口很是酷酷地命令她道。

有车!苏樱眼前一亮,这可是大好的练车机会,她还正想练练呢,没想到有豪车练手,毕竟瘦死骆驼比马大,顾翊虽然落魄,但肯定不会开几万块钱的小车,估计十几万在他眼里都是垃圾。

怎么不得百万以上,她还没开过这样的车呢,她急忙去玄关找,结果找了一圈都没见到有什么车钥匙,她突然记起管家黄绢走的时候好像拉开过玄关抽屉。

她失望道:“顾先生,没找到车钥匙,会不会是黄阿姨着急去医院看女儿,把车开走了?”

站在门口手插兜的顾翊一听这话,脸色顿时臭得能顶二斤臭鸡蛋,显然生气了。

转身不想去。

那可不行啊,苏樱好好的计划可不能这样没了,好不容易才说动他出门。

她赶紧上去拉他:“顾先生,没有车也没关系,我们可以坐公交车,这里每年旅游的人多,公交车一直环度假村行驶,离我们这边不远就有公交车站,我们过去吧,你还没坐过公交车吧?今天就让你感受一下公交车play,上去玩一玩嘛,就当玩耍了,好不好,顾先生……”

苏樱在门口简直七十二般武器甜言蜜齐上阵,顾翊就如那巍峨不动的定海神针,终于在苏樱亲了他两边脸,抱了他的腰,来回摇晃着往门口拉,这才连哄带骗,请动了这尊大将!

拉着行李将他带出了门。

真的比三岁小孩还难哄!

等到了楼下就变成顾翊拉着行李箱,苏樱拉着他的手,手仗可以缩短,被他放在裤兜里。

他一边臭着脸,生着气,一边拉着手里的行李箱,甚至还指责苏樱,他提了提手里的箱子,对着苏樱的方向嘲讽道:“谢小姐,你平时都是这么对待失明残障人士吗?”让他们拉她的箱子?

苏樱:……

可以啊,现在的状态都能调侃自己是残疾人士了!

不过让他提确实不太好,主要是他长得人高马大的,体力又那么好,拎着箱子跟玩似的,她都差点忘记他失明了。

“那我来吧。”苏樱去取箱子。

顾翊扭捏地又将手里箱子移开,推着她道:“哼,个子还没有箱子高,赶紧带路!”

他紧紧抓着箱柄不给她。

……

作为年纪轻轻就失明的残障人士,公交上的游客司机见到了皆露出和善的神色,不嫌他慢,看着这位腰细腿长肤白貌美的美女,几步跳上车,然后回身温柔,耐心,近乎宠溺地引导着下面一个一米八七的大小伙子,拉着他的手,一步步细心提示他。

“顾先生,迈腿上一个台阶,对,太聪明了,一共三个台阶,上来!”几乎没用苏樱多费事,当他接到指令可以迈腿,并且有三台阶时,只要第一步稳踩住,下面就顺利地迈上来,速度很快。

顾翊真的很聪明,他虽然眼睛看不见,但他听到指令能够迅速反应,如果不是苏樱引导的话,可能大家并不会觉得他失明了。

上来后,苏樱赶紧将公交卡刷了,伸手拉住顾翊的手往车里走。

顾翊并不是第一次坐公交车,他虽然小时候被卢丽华保护得很好,但是偶尔也会跟同学去坐公车出去玩,不过那都是多年前的事了。

他现在对这个人多且气味混杂的公车不喜欢,他有些洁癖,尤其对气味特别敏.感,作为曾经年轻英俊大企业集团的准继承人,根本不缺投怀送抱的人,就算他没有这个名头,光凭形象也不会缺女人。

但他挑剔,对各种香水,以及每个人身上不一样的奇怪体味格外挑剔,味道不行他会觉得这个人脏,根本不可能靠近他,他会感到不适,曾经有过女人酒宴上想吻他,对方过来时那种不适感,他直接把脸扭开了,拒绝和她们接触。

奇怪的是,任何见过他的人都觉得他身经百战,认为他是高手,深藏不露的那种,很多人想勾搭他或者请教他。

可惜他不是,但长着一张看起来很行的脸,常年健身气质上凌利一些,但这些都是有欺骗性的,其实是他长时间禁欲,所有的荷尔蒙能量都保存在身体里,转化成他的能量没有外泄,就会显得他整个人荷尔蒙爆棚,有爆感,有那种一碰就炸的吸引力。

苏樱就受这股吸引力影响,哪怕他嘴巴嫌弃,动作别扭,在公交车上跟他说话,他装作扭脸没听到,还在生闷气。

苏樱也不觉得难过,反而像拣到宝一样手牢牢地牵着他的手,生怕他丢了,可惜没有座位,只能让他抓着杆子。

呵呵,看着这个生气的大宝宝手紧紧地握着公车杆,看来是真委屈这位大少爷了,苏樱对他有所求,多少还是有些宠溺的,毕竟一会就要把他送到酒店了呢……

人家送酒店都车接车送,她却带他坐公交车,确实寒酸了些……

也不能说度假村酒店,因为宣传单上周一周二两天活动,上面写着驻店和门票半折,她当时飞快地抢了,成功预订到一个大床房,是度假村另一个驻店像民宿一样有着各种风格的海边旅馆,人家酒店不打折。

夏季刚开始,周一周二买卖稀,所以才搞出这种打折活动吸引外地零散游客过来度假,若真是节假日,根本抢不到票。

就这样苏樱也心疼坏了,民宿海景大床房竟然要一千块钱一晚!打完折也要五百块……

但想到试管十万块!还未必能选到像顾翊这样优质的种子……

五百块……性价比很高了!

苏樱抬头小心看了他一眼,仰头看他更帅了,这头脸比,这折叠度,苏樱更坚定自己的想法了,她偷也得把种子偷出来!为了省十万块试管钱,她拼了!

度假区靠近海边有一处一直能延伸到海里的小岛屿,与陆地相连,环岛的公交车在度假村门口停下,苏樱小心地拉着顾翊下车。

下午正是天气好的时候。

打眼望去,度假村这边四面环海,碧海银滩,渔舟唱晚,云卷云舒,天光水色.……

真的很美啊。

苏樱要先带着顾翊去民宿,把行李放住处,顾翊是很消极的,苏樱一路上拉着他,一直跟他展望未心情一好百病全消……

他才跟着她进了这家民宿旅馆。

她订房的这家位置较偏僻。

岛上好几处民宿旅馆,风格不一样,她抢到的是工业风的。

当服务台人员带着他们通过走廊引到最里面的房间,打开房门时。

苏樱:……

怪不得她能五百块钱抢到啊。

苏樱一整个震惊。

幸好顾翊看不见,看到估计扭头要走。

说是个性化设计,原始风,工业风,大自然风格,狂野,肆意,当然这是宣传单上介绍的说词。

实际上裸露的砖墙,泥色地面,黑白灰色系,水泥台子,水泥桌,就跟那电影里的监狱风,颇为相似。

可太情趣了!这风格啊!

谁在这里突然尖叫一声丧尸来了,她都不觉得奇怪,毫无违合感。

总之,工业风,就是没装修好的风格。

好在该有的设施都有,大床!铺着雪白的床单,水泥墙上橘黄色的壁灯,上面还有一排射灯,电视沙发什么的都不缺。

这地方苏樱能凑合,反正顾翊又看不见,毕竟五百块钱呢,不可能退的……

关键是这里的洗浴房间她挺满意的,竟然是玻璃墙!人站在里面洗澡一览无余!

苏樱震惊地看了两秒后,脑中闪过一个字。

妙!

妙就妙在顾翊眼睛看不见,可她能看见啊!

呵呵嘿嘿嗯。

她咳了一声,这事可不能让顾诩知道,她进来后,避开浴室特意喊了一声:“哇啊!”她夸张道:“这里装修的好漂亮,像家一样,还有超大的窗户,能直接看到对面的大海,你听到了吗,顾先生,远处有海浪的声音……”

顾翊将行李箱放到一边,站在原地没有动,若有所思地朝她的声音转头,“你订的大床房?”

苏樱知道重头戏来了,她解释道:“……顾先生,今天度假村有活动,景区门票和住宿区打折,房间都被订光了,就剩下这一间了,不过你放心,费用我出,床你。

顾翊见她主动让出床,满意地点了点头,眼尾一挑,嘴角一翘傲慢地道了一句:“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就想和我一个房间。”

苏樱:……

作者有话要说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