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400TXT > 武侠 > 霞三千 > 第九十一章 哥哥与嫂子

黄敖没有看到任何人在自己的门口,就回去继续调息了,但敖鱼雪站在门外,一直没有离开,她看着那只耳朵,再看了看四周,发现没有任何有耳朵上有缺口的,同时也没有谁的影子透来这么远。

敖鱼雪疑惑道:“难道是这木桩长耳朵了?”

她疑惑的看了看身旁的一个木桩,那影子耳朵是正巧在木桩的影子上,但左看右看,始终没有找到,她自己吐槽道:“我自己是真的有病,木桩怎么能长耳朵呢。”

她握着脸自嘲,随后突然来了精神,“冲,醒了,走,回家!”

说罢,她就立即飞向牢笼去。

牢笼里,此刻的辰卜卜没有晕过去,只是想了想不能便宜了辰远冲,就用地上的淤泥在少年的脸上写了个小偷,当然它不会写人类的字,所以留下两个小爪子印,自己认识,开心就行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以及少年身体内火灵气自己的排毒,终于将赤狐的毒给烧干净了,他也在安稳觉中醒了过来。

“大梦初醒夜三分,伸个懒腰想三荤......”辰远冲坐起,猛地伸了个懒腰开始吟起诗,刚想了一半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只能慢慢思索道,“伸个懒腰想三荤...三荤...对了,三荤到底哪三荤,韭菜鸡蛋夹大葱。”

“天才!”辰远冲自豪的站起来,随后又颓丧弯下腰,“这哪是诗啊,简直狗屎。”

“好诗,好诗!”敖鱼雪听到之后,急忙来鼓掌。

辰远冲听了还有些自豪,随后想了想,敖鱼雪那根本就连我们人的文化都不懂,听她的也没啥用,又颓废下来。

其实,他就是起猛了,那些毒虽然清理,但还是影响了身体,所以一起来就有一股晕眩,然后坐在地上缓了缓,再然后看了看四周,追问道:“发生什么事了,这里是哪里。”

“这里是虎牢关,你现在在牢里,准备等着这些妖怪来吃你。”敖鱼雪往辰远冲旁边一蹲,看似面无表情的汇报情况,实则心里想着:快问我这里的情况,快问我这里的情况。

“哦!”辰远冲点了点头,之后就啥也没说。

敖鱼雪在等辰远冲问话,但好长时间,就一直在看他在发呆,于是用手在他面前晃了晃。

“好啦好啦,你打听到了什么!”辰远冲与她相处也有十六年之久,自然知道她爱到处闲逛,所以无奈的问道。

这一问,敖鱼雪就手舞足蹈起来,将之前看到的一切都说给少年听。

说完,辰远冲也恢复整个身体,突然听到身边有一个声音。

小白墩就是辰卜卜,它这个时候大耳朵抱着自己,然后自己的小手又捂住耳朵,嘴里不不停的喊着:“看不着我,看不着我......”

“看不着,但我听的着啊!”辰远冲直接一只手轻轻拍在辰卜卜的头上,然后抓起将其整个身子旋转过来,他看着辰卜卜道。

辰远冲抓住辰卜卜的头,整个拧起来,它好像也没有感觉似的,嘴里还一直喊,直到听到他的声音,然后自己偷偷张开一条指缝,看到他的脸,直接晕了过去。

“哎哎哎,你这碰瓷啊!”辰卜卜整个身体跟虚脱了一样,就瞬间软了下来,辰远冲急忙将其抱在怀里,看着兔子绿色的眼睛流下泪来,他无奈笑道,“我又不是坏人,而且也不会吃你,你怕什么!”

“它就是怕你收回之前认主的法宝!”敖鱼雪看到这一幕,也是笑不活了,最后看他手忙脚乱的,她无奈笑道。

“认主的法宝,我啥时候......”

“就你第一次碰到木灵晶,然后带回家,那天晚上......”敖鱼雪说着想到了他的奶奶,就闭嘴了。

闻声,辰远冲的脸也阴沉下来,不过看着小兔子的样子,他还是笑着抚摸一下辰卜卜,道:“你放心啦,我不会收你的法宝,它永远都是你的,当场我也是不小心让它认主的。”

“真的?”辰卜卜突然来了精神,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,高兴道。

“真的。”辰远冲拍了拍小兔子的头,随后道,“这牢笼这么大的缝隙,你干嘛不逃走啊!你在这儿挺危险的。”

“还不是得替姐姐保护你啊,姐姐去探查不在!”辰卜卜还是与敖鱼雪最亲,蹦跳到敖鱼雪身边道。

“卜卜真乖!”敖鱼雪开心的想要抚摸,但好像啥也碰不到,只能鼓励道。

“谢谢姐姐!”辰卜卜一边乖巧的看着敖鱼雪,随后又冷眼看向辰远冲道,“你必须得把酒给我找回来。”

“酒?酒呢?”辰远冲这时才想起来,敖鱼雪随后道:“酒被他们给抢了。”

“总共十二坛!你给我要回来!”辰卜卜掰了一下手指头,算清楚后说道。

“嗯?我记得我弄坏了一坛,应该有十九坛啊!”

“本来三大坛是给他们的,弄坏了一坛,我当然要补那五坛啊!”

“为什么要给他们酒,这是我们的。”

“什么你的,这是我的,是我每年等粮食收成之后,酿出来的酒,怎么就是你的了。”

辰卜卜这一说,辰远冲也突然明白,毕竟自己在的时候村子里还真的没有人酿酒,本来就将信将疑的,现在也算确信了,于是反而佩服起眼前的这只小兔子,他好奇到:“我记得那些坛酒,哪怕最小的坛都比你高,你咋酿的。”

“我有人身啊!”说着辰卜卜突然小脸一红,想起自己洗澡时,他摸到自己屁股时。

“对哦!”辰远冲看了看自己的手,似乎要回忆起什么来,辰卜卜立即两颗大门牙伺候咬在他的手掌上,道:“不许想!”

“哈哈,放心吧,我不想。”辰远冲笑着,突然想起那个下雨天的夜晚,于是道,“我们也算有缘,我记得之前鱼雪好像给你取名辰卜卜,本来想着当个小宠物的,但既然你有人身,那你以后就是我的妹妹了,怎么样?”

看着辰远冲脸颊侧边的小爪子印,和他温柔的笑容,在辰卜卜心中的小偷两个字,突然变成了哥哥两个字,它道:“那我以后不能叫她姐姐了吗,我该叫嫂子?”

“哎哎哎,你这碰瓷啊!”辰卜卜整个身体跟虚脱了一样,就瞬间软了下来,辰远冲急忙将其抱在怀里,看着兔子绿色的眼睛流下泪来,他无奈笑道,“我又不是坏人,而且也不会吃你,你怕什么!”

“它就是怕你收回之前认主的法宝!”敖鱼雪看到这一幕,也是笑不活了,最后看他手忙脚乱的,她无奈笑道。

“认主的法宝,我啥时候......”

“就你第一次碰到木灵晶,然后带回家,那天晚上......”敖鱼雪说着想到了他的奶奶,就闭嘴了。

闻声,辰远冲的脸也阴沉下来,不过看着小兔子的样子,他还是笑着抚摸一下辰卜卜,道:“你放心啦,我不会收你的法宝,它永远都是你的,当场我也是不小心让它认主的。”

“真的?”辰卜卜突然来了精神,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,高兴道。

“真的。”辰远冲拍了拍小兔子的头,随后道,“这牢笼这么大的缝隙,你干嘛不逃走啊!你在这儿挺危险的。”

“还不是得替姐姐保护你啊,姐姐去探查不在!”辰卜卜还是与敖鱼雪最亲,蹦跳到敖鱼雪身边道。

“卜卜真乖!”敖鱼雪开心的想要抚摸,但好像啥也碰不到,只能鼓励道。

“谢谢姐姐!”辰卜卜一边乖巧的看着敖鱼雪,随后又冷眼看向辰远冲道,“你必须得把酒给我找回来。”

“酒?酒呢?”辰远冲这时才想起来,敖鱼雪随后道:“酒被他们给抢了。”

“总共十二坛!你给我要回来!”辰卜卜掰了一下手指头,算清楚后说道。

“嗯?我记得我弄坏了一坛,应该有十九坛啊!”

“本来三大坛是给他们的,弄坏了一坛,我当然要补那五坛啊!”

“为什么要给他们酒,这是我们的。”

“什么你的,这是我的,是我每年等粮食收成之后,酿出来的酒,怎么就是你的了。”

辰卜卜这一说,辰远冲也突然明白,毕竟自己在的时候村子里还真的没有人酿酒,本来就将信将疑的,现在也算确信了,于是反而佩服起眼前的这只小兔子,他好奇到:“我记得那些坛酒,哪怕最小的坛都比你高,你咋酿的。”

“我有人身啊!”说着辰卜卜突然小脸一红,想起自己洗澡时,他摸到自己屁股时。

“对哦!”辰远冲看了看自己的手,似乎要回忆起什么来,辰卜卜立即两颗大门牙伺候咬在他的手掌上,道:“不许想!”

“哈哈,放心吧,我不想。”辰远冲笑着,突然想起那个下雨天的夜晚,于是道,“我们也算有缘,我记得之前鱼雪好像给你取名辰卜卜,本来想着当个小宠物的,但既然你有人身,那你以后就是我的妹妹了,怎么样?”

看着辰远冲脸颊侧边的小爪子印,和他温柔的笑容,在辰卜卜心中的小偷两个字,突然变成了哥哥两个字,它道:“那我以后不能叫她姐姐了吗,我该叫嫂子?”

“哎哎哎,你这碰瓷啊!”辰卜卜整个身体跟虚脱了一样,就瞬间软了下来,辰远冲急忙将其抱在怀里,看着兔子绿色的眼睛流下泪来,他无奈笑道,“我又不是坏人,而且也不会吃你,你怕什么!”

“它就是怕你收回之前认主的法宝!”敖鱼雪看到这一幕,也是笑不活了,最后看他手忙脚乱的,她无奈笑道。

“认主的法宝,我啥时候......”

“就你第一次碰到木灵晶,然后带回家,那天晚上......”敖鱼雪说着想到了他的奶奶,就闭嘴了。

闻声,辰远冲的脸也阴沉下来,不过看着小兔子的样子,他还是笑着抚摸一下辰卜卜,道:“你放心啦,我不会收你的法宝,它永远都是你的,当场我也是不小心让它认主的。”

“真的?”辰卜卜突然来了精神,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,高兴道。

“真的。”辰远冲拍了拍小兔子的头,随后道,“这牢笼这么大的缝隙,你干嘛不逃走啊!你在这儿挺危险的。”

“还不是得替姐姐保护你啊,姐姐去探查不在!”辰卜卜还是与敖鱼雪最亲,蹦跳到敖鱼雪身边道。

“卜卜真乖!”敖鱼雪开心的想要抚摸,但好像啥也碰不到,只能鼓励道。

“谢谢姐姐!”辰卜卜一边乖巧的看着敖鱼雪,随后又冷眼看向辰远冲道,“你必须得把酒给我找回来。”

“酒?酒呢?”辰远冲这时才想起来,敖鱼雪随后道:“酒被他们给抢了。”

“总共十二坛!你给我要回来!”辰卜卜掰了一下手指头,算清楚后说道。

“嗯?我记得我弄坏了一坛,应该有十九坛啊!”

“本来三大坛是给他们的,弄坏了一坛,我当然要补那五坛啊!”

“为什么要给他们酒,这是我们的。”

“什么你的,这是我的,是我每年等粮食收成之后,酿出来的酒,怎么就是你的了。”

辰卜卜这一说,辰远冲也突然明白,毕竟自己在的时候村子里还真的没有人酿酒,本来就将信将疑的,现在也算确信了,于是反而佩服起眼前的这只小兔子,他好奇到:“我记得那些坛酒,哪怕最小的坛都比你高,你咋酿的。”

“我有人身啊!”说着辰卜卜突然小脸一红,想起自己洗澡时,他摸到自己屁股时。

“对哦!”辰远冲看了看自己的手,似乎要回忆起什么来,辰卜卜立即两颗大门牙伺候咬在他的手掌上,道:“不许想!”

“哈哈,放心吧,我不想。”辰远冲笑着,突然想起那个下雨天的夜晚,于是道,“我们也算有缘,我记得之前鱼雪好像给你取名辰卜卜,本来想着当个小宠物的,但既然你有人身,那你以后就是我的妹妹了,怎么样?”

看着辰远冲脸颊侧边的小爪子印,和他温柔的笑容,在辰卜卜心中的小偷两个字,突然变成了哥哥两个字,它道:“那我以后不能叫她姐姐了吗,我该叫嫂子?”

“哎哎哎,你这碰瓷啊!”辰卜卜整个身体跟虚脱了一样,就瞬间软了下来,辰远冲急忙将其抱在怀里,看着兔子绿色的眼睛流下泪来,他无奈笑道,“我又不是坏人,而且也不会吃你,你怕什么!”

“它就是怕你收回之前认主的法宝!”敖鱼雪看到这一幕,也是笑不活了,最后看他手忙脚乱的,她无奈笑道。

“认主的法宝,我啥时候......”

“就你第一次碰到木灵晶,然后带回家,那天晚上......”敖鱼雪说着想到了他的奶奶,就闭嘴了。

闻声,辰远冲的脸也阴沉下来,不过看着小兔子的样子,他还是笑着抚摸一下辰卜卜,道:“你放心啦,我不会收你的法宝,它永远都是你的,当场我也是不小心让它认主的。”

“真的?”辰卜卜突然来了精神,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,高兴道。

“真的。”辰远冲拍了拍小兔子的头,随后道,“这牢笼这么大的缝隙,你干嘛不逃走啊!你在这儿挺危险的。”

“还不是得替姐姐保护你啊,姐姐去探查不在!”辰卜卜还是与敖鱼雪最亲,蹦跳到敖鱼雪身边道。

“卜卜真乖!”敖鱼雪开心的想要抚摸,但好像啥也碰不到,只能鼓励道。

“谢谢姐姐!”辰卜卜一边乖巧的看着敖鱼雪,随后又冷眼看向辰远冲道,“你必须得把酒给我找回来。”

“酒?酒呢?”辰远冲这时才想起来,敖鱼雪随后道:“酒被他们给抢了。”

“总共十二坛!你给我要回来!”辰卜卜掰了一下手指头,算清楚后说道。

“嗯?我记得我弄坏了一坛,应该有十九坛啊!”

“本来三大坛是给他们的,弄坏了一坛,我当然要补那五坛啊!”

“为什么要给他们酒,这是我们的。”

“什么你的,这是我的,是我每年等粮食收成之后,酿出来的酒,怎么就是你的了。”

辰卜卜这一说,辰远冲也突然明白,毕竟自己在的时候村子里还真的没有人酿酒,本来就将信将疑的,现在也算确信了,于是反而佩服起眼前的这只小兔子,他好奇到:“我记得那些坛酒,哪怕最小的坛都比你高,你咋酿的。”

“我有人身啊!”说着辰卜卜突然小脸一红,想起自己洗澡时,他摸到自己屁股时。

“对哦!”辰远冲看了看自己的手,似乎要回忆起什么来,辰卜卜立即两颗大门牙伺候咬在他的手掌上,道:“不许想!”

“哈哈,放心吧,我不想。”辰远冲笑着,突然想起那个下雨天的夜晚,于是道,“我们也算有缘,我记得之前鱼雪好像给你取名辰卜卜,本来想着当个小宠物的,但既然你有人身,那你以后就是我的妹妹了,怎么样?”

看着辰远冲脸颊侧边的小爪子印,和他温柔的笑容,在辰卜卜心中的小偷两个字,突然变成了哥哥两个字,它道:“那我以后不能叫她姐姐了吗,我该叫嫂子?”

“哎哎哎,你这碰瓷啊!”辰卜卜整个身体跟虚脱了一样,就瞬间软了下来,辰远冲急忙将其抱在怀里,看着兔子绿色的眼睛流下泪来,他无奈笑道,“我又不是坏人,而且也不会吃你,你怕什么!”

“它就是怕你收回之前认主的法宝!”敖鱼雪看到这一幕,也是笑不活了,最后看他手忙脚乱的,她无奈笑道。

“认主的法宝,我啥时候......”

“就你第一次碰到木灵晶,然后带回家,那天晚上......”敖鱼雪说着想到了他的奶奶,就闭嘴了。

闻声,辰远冲的脸也阴沉下来,不过看着小兔子的样子,他还是笑着抚摸一下辰卜卜,道:“你放心啦,我不会收你的法宝,它永远都是你的,当场我也是不小心让它认主的。”

“真的?”辰卜卜突然来了精神,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,高兴道。

“真的。”辰远冲拍了拍小兔子的头,随后道,“这牢笼这么大的缝隙,你干嘛不逃走啊!你在这儿挺危险的。”

“还不是得替姐姐保护你啊,姐姐去探查不在!”辰卜卜还是与敖鱼雪最亲,蹦跳到敖鱼雪身边道。

“卜卜真乖!”敖鱼雪开心的想要抚摸,但好像啥也碰不到,只能鼓励道。

“谢谢姐姐!”辰卜卜一边乖巧的看着敖鱼雪,随后又冷眼看向辰远冲道,“你必须得把酒给我找回来。”

“酒?酒呢?”辰远冲这时才想起来,敖鱼雪随后道:“酒被他们给抢了。”

“总共十二坛!你给我要回来!”辰卜卜掰了一下手指头,算清楚后说道。

“嗯?我记得我弄坏了一坛,应该有十九坛啊!”

“本来三大坛是给他们的,弄坏了一坛,我当然要补那五坛啊!”

“为什么要给他们酒,这是我们的。”

“什么你的,这是我的,是我每年等粮食收成之后,酿出来的酒,怎么就是你的了。”

辰卜卜这一说,辰远冲也突然明白,毕竟自己在的时候村子里还真的没有人酿酒,本来就将信将疑的,现在也算确信了,于是反而佩服起眼前的这只小兔子,他好奇到:“我记得那些坛酒,哪怕最小的坛都比你高,你咋酿的。”

“我有人身啊!”说着辰卜卜突然小脸一红,想起自己洗澡时,他摸到自己屁股时。

“对哦!”辰远冲看了看自己的手,似乎要回忆起什么来,辰卜卜立即两颗大门牙伺候咬在他的手掌上,道:“不许想!”

“哈哈,放心吧,我不想。”辰远冲笑着,突然想起那个下雨天的夜晚,于是道,“我们也算有缘,我记得之前鱼雪好像给你取名辰卜卜,本来想着当个小宠物的,但既然你有人身,那你以后就是我的妹妹了,怎么样?”

看着辰远冲脸颊侧边的小爪子印,和他温柔的笑容,在辰卜卜心中的小偷两个字,突然变成了哥哥两个字,它道:“那我以后不能叫她姐姐了吗,我该叫嫂子?”

“哎哎哎,你这碰瓷啊!”辰卜卜整个身体跟虚脱了一样,就瞬间软了下来,辰远冲急忙将其抱在怀里,看着兔子绿色的眼睛流下泪来,他无奈笑道,“我又不是坏人,而且也不会吃你,你怕什么!”

“它就是怕你收回之前认主的法宝!”敖鱼雪看到这一幕,也是笑不活了,最后看他手忙脚乱的,她无奈笑道。

“认主的法宝,我啥时候......”

“就你第一次碰到木灵晶,然后带回家,那天晚上......”敖鱼雪说着想到了他的奶奶,就闭嘴了。

闻声,辰远冲的脸也阴沉下来,不过看着小兔子的样子,他还是笑着抚摸一下辰卜卜,道:“你放心啦,我不会收你的法宝,它永远都是你的,当场我也是不小心让它认主的。”

“真的?”辰卜卜突然来了精神,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,高兴道。

“真的。”辰远冲拍了拍小兔子的头,随后道,“这牢笼这么大的缝隙,你干嘛不逃走啊!你在这儿挺危险的。”

“还不是得替姐姐保护你啊,姐姐去探查不在!”辰卜卜还是与敖鱼雪最亲,蹦跳到敖鱼雪身边道。

“卜卜真乖!”敖鱼雪开心的想要抚摸,但好像啥也碰不到,只能鼓励道。

“谢谢姐姐!”辰卜卜一边乖巧的看着敖鱼雪,随后又冷眼看向辰远冲道,“你必须得把酒给我找回来。”

“酒?酒呢?”辰远冲这时才想起来,敖鱼雪随后道:“酒被他们给抢了。”

“总共十二坛!你给我要回来!”辰卜卜掰了一下手指头,算清楚后说道。

“嗯?我记得我弄坏了一坛,应该有十九坛啊!”

“本来三大坛是给他们的,弄坏了一坛,我当然要补那五坛啊!”

“为什么要给他们酒,这是我们的。”

“什么你的,这是我的,是我每年等粮食收成之后,酿出来的酒,怎么就是你的了。”

辰卜卜这一说,辰远冲也突然明白,毕竟自己在的时候村子里还真的没有人酿酒,本来就将信将疑的,现在也算确信了,于是反而佩服起眼前的这只小兔子,他好奇到:“我记得那些坛酒,哪怕最小的坛都比你高,你咋酿的。”

“我有人身啊!”说着辰卜卜突然小脸一红,想起自己洗澡时,他摸到自己屁股时。

“对哦!”辰远冲看了看自己的手,似乎要回忆起什么来,辰卜卜立即两颗大门牙伺候咬在他的手掌上,道:“不许想!”

“哈哈,放心吧,我不想。”辰远冲笑着,突然想起那个下雨天的夜晚,于是道,“我们也算有缘,我记得之前鱼雪好像给你取名辰卜卜,本来想着当个小宠物的,但既然你有人身,那你以后就是我的妹妹了,怎么样?”

看着辰远冲脸颊侧边的小爪子印,和他温柔的笑容,在辰卜卜心中的小偷两个字,突然变成了哥哥两个字,它道:“那我以后不能叫她姐姐了吗,我该叫嫂子?”

“哎哎哎,你这碰瓷啊!”辰卜卜整个身体跟虚脱了一样,就瞬间软了下来,辰远冲急忙将其抱在怀里,看着兔子绿色的眼睛流下泪来,他无奈笑道,“我又不是坏人,而且也不会吃你,你怕什么!”

“它就是怕你收回之前认主的法宝!”敖鱼雪看到这一幕,也是笑不活了,最后看他手忙脚乱的,她无奈笑道。

“认主的法宝,我啥时候......”

“就你第一次碰到木灵晶,然后带回家,那天晚上......”敖鱼雪说着想到了他的奶奶,就闭嘴了。

闻声,辰远冲的脸也阴沉下来,不过看着小兔子的样子,他还是笑着抚摸一下辰卜卜,道:“你放心啦,我不会收你的法宝,它永远都是你的,当场我也是不小心让它认主的。”

“真的?”辰卜卜突然来了精神,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,高兴道。

“真的。”辰远冲拍了拍小兔子的头,随后道,“这牢笼这么大的缝隙,你干嘛不逃走啊!你在这儿挺危险的。”

“还不是得替姐姐保护你啊,姐姐去探查不在!”辰卜卜还是与敖鱼雪最亲,蹦跳到敖鱼雪身边道。

“卜卜真乖!”敖鱼雪开心的想要抚摸,但好像啥也碰不到,只能鼓励道。

“谢谢姐姐!”辰卜卜一边乖巧的看着敖鱼雪,随后又冷眼看向辰远冲道,“你必须得把酒给我找回来。”

“酒?酒呢?”辰远冲这时才想起来,敖鱼雪随后道:“酒被他们给抢了。”

“总共十二坛!你给我要回来!”辰卜卜掰了一下手指头,算清楚后说道。

“嗯?我记得我弄坏了一坛,应该有十九坛啊!”

“本来三大坛是给他们的,弄坏了一坛,我当然要补那五坛啊!”

“为什么要给他们酒,这是我们的。”

“什么你的,这是我的,是我每年等粮食收成之后,酿出来的酒,怎么就是你的了。”

辰卜卜这一说,辰远冲也突然明白,毕竟自己在的时候村子里还真的没有人酿酒,本来就将信将疑的,现在也算确信了,于是反而佩服起眼前的这只小兔子,他好奇到:“我记得那些坛酒,哪怕最小的坛都比你高,你咋酿的。”

“我有人身啊!”说着辰卜卜突然小脸一红,想起自己洗澡时,他摸到自己屁股时。

“对哦!”辰远冲看了看自己的手,似乎要回忆起什么来,辰卜卜立即两颗大门牙伺候咬在他的手掌上,道:“不许想!”

“哈哈,放心吧,我不想。”辰远冲笑着,突然想起那个下雨天的夜晚,于是道,“我们也算有缘,我记得之前鱼雪好像给你取名辰卜卜,本来想着当个小宠物的,但既然你有人身,那你以后就是我的妹妹了,怎么样?”

看着辰远冲脸颊侧边的小爪子印,和他温柔的笑容,在辰卜卜心中的小偷两个字,突然变成了哥哥两个字,它道:“那我以后不能叫她姐姐了吗,我该叫嫂子?”

“哎哎哎,你这碰瓷啊!”辰卜卜整个身体跟虚脱了一样,就瞬间软了下来,辰远冲急忙将其抱在怀里,看着兔子绿色的眼睛流下泪来,他无奈笑道,“我又不是坏人,而且也不会吃你,你怕什么!”

“它就是怕你收回之前认主的法宝!”敖鱼雪看到这一幕,也是笑不活了,最后看他手忙脚乱的,她无奈笑道。

“认主的法宝,我啥时候......”

“就你第一次碰到木灵晶,然后带回家,那天晚上......”敖鱼雪说着想到了他的奶奶,就闭嘴了。

闻声,辰远冲的脸也阴沉下来,不过看着小兔子的样子,他还是笑着抚摸一下辰卜卜,道:“你放心啦,我不会收你的法宝,它永远都是你的,当场我也是不小心让它认主的。”

“真的?”辰卜卜突然来了精神,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,高兴道。

“真的。”辰远冲拍了拍小兔子的头,随后道,“这牢笼这么大的缝隙,你干嘛不逃走啊!你在这儿挺危险的。”

“还不是得替姐姐保护你啊,姐姐去探查不在!”辰卜卜还是与敖鱼雪最亲,蹦跳到敖鱼雪身边道。

“卜卜真乖!”敖鱼雪开心的想要抚摸,但好像啥也碰不到,只能鼓励道。

“谢谢姐姐!”辰卜卜一边乖巧的看着敖鱼雪,随后又冷眼看向辰远冲道,“你必须得把酒给我找回来。”

“酒?酒呢?”辰远冲这时才想起来,敖鱼雪随后道:“酒被他们给抢了。”

“总共十二坛!你给我要回来!”辰卜卜掰了一下手指头,算清楚后说道。

“嗯?我记得我弄坏了一坛,应该有十九坛啊!”

“本来三大坛是给他们的,弄坏了一坛,我当然要补那五坛啊!”

“为什么要给他们酒,这是我们的。”

“什么你的,这是我的,是我每年等粮食收成之后,酿出来的酒,怎么就是你的了。”

辰卜卜这一说,辰远冲也突然明白,毕竟自己在的时候村子里还真的没有人酿酒,本来就将信将疑的,现在也算确信了,于是反而佩服起眼前的这只小兔子,他好奇到:“我记得那些坛酒,哪怕最小的坛都比你高,你咋酿的。”

“我有人身啊!”说着辰卜卜突然小脸一红,想起自己洗澡时,他摸到自己屁股时。

“对哦!”辰远冲看了看自己的手,似乎要回忆起什么来,辰卜卜立即两颗大门牙伺候咬在他的手掌上,道:“不许想!”

“哈哈,放心吧,我不想。”辰远冲笑着,突然想起那个下雨天的夜晚,于是道,“我们也算有缘,我记得之前鱼雪好像给你取名辰卜卜,本来想着当个小宠物的,但既然你有人身,那你以后就是我的妹妹了,怎么样?”

看着辰远冲脸颊侧边的小爪子印,和他温柔的笑容,在辰卜卜心中的小偷两个字,突然变成了哥哥两个字,它道:“那我以后不能叫她姐姐了吗,我该叫嫂子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没有了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