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400TXT > 现代言情 > 我在拉萨开客栈 > 第10章 日喀则

回屋后,刚进门的姜葳蕤就看见一动不动的李轩茹,躺着的姿势还是她离开时那样。

军大衣有些臭,应该是每个旅行团的人都会穿一遍,这个团穿完下个团穿,循环利用从来不洗。姜葳蕤把它们扔在凳子上,走过去摸了摸李轩茹的额头。

还好,没有发烧。

上山之前最好不洗澡,姜葳蕤简单的洗漱了就盘坐在床上,看了看自己的手腕,又转过头看了看自己的肩膀,这都是今天沈厉渊碰到的部位。

她又盯了会儿,转身下床穿上拖鞋,出了房间。

江杉和明煦一个屋,姜葳蕤敲门的时候,明煦还在疯狂问他姜葳蕤的事。

打开门看到是姜葳蕤,江杉松了口气:“菩萨来了。”又转头看了眼愣在一旁不敢过来的明煦,对着姜葳蕤说:“呐,你的狂热老外追求者,赶紧拒绝。”

声音不大不小,三个人都能听见。

姜葳蕤不理,朝着江杉:“可我是来找我的小老弟,你的。”

门外冷,江杉把姜葳蕤拉进来:“啥事?”。姜葳蕤犹豫了一下,把手放进口袋里,又不想说了:“就来看看你。”

江杉嘁了一声:“那请回吧。”说着就要把人往外推,明煦看着姜葳蕤要走,鼓起勇气拿起相机站过来了,笑容依旧:“姜姑娘,我这儿还有些视频你要不要?”

江杉白了他一眼,“姜姑娘”是什么老土称呼?

姜葳蕤没笑,想起他的英文名:“明煦是吧?merci(谢谢),但我不需要。”

那眼神,拒绝的意味已经很明显了,明煦却仿佛没看到,听到法语还很激动:“姜姑娘,你会讲法语啊?”

这人怎么不上道?姜葳蕤皱眉,直说:“我对你没有任何想法,你这样会打扰到我和我朋友。”

江杉跟着点头:“没错,别瞎打听了。”

明煦没有放下相机,笑着朝前走了一步:“没关系,我换个方式就好啦。我好不容易第一眼就喜欢一个人,不会放弃。”

江杉闭了闭眼:“跟去年那个二流子有的一拼。”

俩人就这么当着明煦的面议论,一点没觉得不合适。

姜葳蕤以前也会遇到一些狂热追求者,江杉口中的大学生二流子就是其中一个。暑假来拉萨旅游,入住的时候对刚好站在巷子里画画的姜葳蕤一见钟情,按他自己的描述,就是心脏都漏了不知道多少拍。

后来对姜葳蕤死缠烂打,每天也不出去逛,就待在客栈当义工,三天的订单一直延长到一个月,最后要开学了才依依不舍地走了。

又要熬走个硬骨头……

姜葳蕤捏了捏拳,最终还是松开,转身朝门口走去,背着两人挥了挥手:“走了。”

503。

沈厉渊把军大衣放在桌子上,身后的方立关上门。

两人坐好后,方立在单人床上装模作样地咳了两声,抱起手臂,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:“老实交代,你们俩怎么回事。”

沈厉渊轻踹了他一脚,方立假装疼得呲牙咧嘴:“你再打我我告诉姜姜姐啊!”

沈厉渊脱衣服的手一顿,方立看这招有效,又继续耀武扬威:“我都看到啦,你俩抱在一起。感谢我吧!我关的楼道灯,没想到天不怕地不怕的姜老板怕这个,果然还是女孩子啊。”

“你?”

沈厉渊想起刚才努力拿房卡,又拼命劝自己去拿物资的方立,突然就明白了怎么回事,李轩茹身体不舒服,她们的物资肯定是姜葳蕤去领,两人大概率会结伴。

原来都是方立一手撮合的。

沈厉渊出其不意地把脱下来的冲锋衣挥在方立还洋洋得意的脸上,方立顿时痛得嗷嗷叫:“谋杀军师啦!你不谢谢我怎么还打我啊啊啊啊!”

“你还跟姜葳蕤说了什么?”沈厉渊把冲锋衣拧成绳状,三两步跨到方立背后,勒住他的脖子向上提,方立毫无还手之力:“咳咳咳,我错了沈哥我错了咳咳咳沈爷!”

沈厉渊看他咳得面部爆红,眼泪花都快出来了才停下手。抖了抖衣服,走到自己的床边:“别乱说,管好嘴。”

得了空气的方立捂着脖子大口呼吸,缓够了才说:“我要是放任不管,我看一个月后你走了都未必能踏出一步。”方立又看着他坏笑:“不过,没想到你动作还挺快嘿嘿,我还是小瞧沈哥了。咱们沈哥一出手,美人怀里有啊……”

沈厉渊又提起冲锋衣准备打人,方立慌忙逃窜着床上滚了一圈,转移话题:“不过你到底是咋想的呀沈哥,以前你说遇到了就会主动,是今天这个意思?”

沈厉渊放下了手中的冲锋衣,摊开叠好,才又慢慢说:“我想顺其自然。”

“顺其自然?”方立:“今天我问姜姜姐了,她对你也很有好感,你们俩算是两情相悦。”

沈厉渊抬眸,想起了卡若拉冰川上姜葳蕤说喜欢他时的眼睛。

干净清澈,大胆直白。

看他不说话,方立以为他又犹豫了,继续劝:“沈哥,你每次都说不合适,姜姜姐如果也不合适,你今天不会抱她吧?”

想起今天的拥抱,沈厉渊有些后悔,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伸出了手,难道自己缺氧了,脑袋不清醒?

以前沈厉渊也不是没遇到过合眼缘的女孩子,但每个时间段,他不是都有更重要的事吗?学业、部队任务、领队职责……女孩子们经不住冷淡,也没几个愿意一直主动的。

他今天也不知怎么就把下楼拿物资这事儿忘了,出门的时候看姜葳蕤走在前面有些慌张,想上前叫住一起走,接住要跌落的姜葳蕤,看她没了往日的朝气,觉得她可怜得像迷失方向的小猫,看她打电话时的笑容,又觉得幸福和温暖。

他觉得这女人挺有意思。

方立看他一直在出神,忍不住叫他。

沈厉渊点点头:“我知道了,慢慢来吧。”

“别慢慢来啊,你不会还想了解深入确定牵手拥抱接吻见家长结婚生孩子,按这个顺序?”方立看他欲言又止的样子,真是恨铁不成钢:“大清都亡了100多年了!你看看那个明煦,那可是一点儿不遮掩啊,人家还是法国回来的呢。浪漫多情的法兰西啊!这跟美利坚的开放大胆还不一样呢,那是柔情似水,浪漫缱绻,没准姜姜姐就吃这套呢!”

他知道沈厉渊性子慢,还有点儿强迫症,说不谈就可以单身好多年,认准了就一辈子,但人姑娘等不了啊。方立嘴里还嘟囔着什么,忽然听见宁静又有力的一句话:

“你不用劝,我就按自己的章法。”

方立无语,他转过身去不理沈厉渊了,他知道自己劝不动他。

关上灯,房间彻底暗下来。

沈厉渊躺在床上,心里很平静。脑海里像放电影似的过了一遍这段时间跟姜葳蕤相处的画面。

甜茶馆初见,入住客栈,爬色拉山……一直到今天羊湖,卡若拉,酒店。

相处不过几天,却异常深刻。

他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不可控地发生了……

距离珠峰还有几百公里,第二天早上天还没亮,众人就收拾起来了。

李轩茹无精打采地坐在餐桌前。过了一晚上,她更不舒服了,但也依然不听姜葳蕤的劝,倔强地提起氧气瓶爬起来了。

姜葳蕤大口地吃着包子喝着粥,酒店的简单早餐居然让她心情大好,暖暖甜甜的南瓜粥进入口腔,流过食道滑进胃里,余下一阵暖。

沈厉渊和方立更是风卷残云般的解决掉了眼前的食物,方立像是没吃饱,又吃了一块压缩饼干。

沈厉渊扫了一眼,原本15人的团变成了10人,昨天还信誓旦旦不吸氧就上大本营的两个男大学生,今早就没了人影。

“你们几个真厉害,没一个掉队的。”

沈厉渊抬头,是车上坐他旁边的那个四川大叔在说话,乍一看有四五十了,皮肤黝黑脸上沟壑纵横。此刻咧着嘴在抠牙缝里卡住的菜叶子。沈厉渊吞下一口热水后,慢悠悠的回他:“你也不错,坚持到了现在。”

大叔把抠下的菜叶渣弹了弹,没弹掉,又揩在桌子上,摆摆手:“我这是肺活量差,歪打正着的适合藏区。”

沈厉渊虽然常年在外骑行,风餐露宿,却依然有轻微洁癖,把食物残渣擦在饭桌上让他有些不舒服。方立就更有洁癖了,是个实打实养尊处优的小少爷,除了骑行肯脏点儿,别处看到他,那就是个金枝玉叶的主儿。现下已经侧过身去,离大叔远远的了。

转头看姜葳蕤,她仰着头在喝最后一口粥,整个碗都被端起,几乎快罩住她的小脸。听到“咕嘟咕嘟”的声音,沈厉渊的心情微微舒畅了许多。

美好的事物总是让人愉悦,不管是粥,还是喝粥的人。

喝完最后一口粥的姜葳蕤放下碗,嘴里还包着一大口,感受到不远处的目光,抬眼看去,和沈厉渊的眼神交汇。沈厉渊还没来得及移开目光,就收到了一个微笑。

真的是微微笑,嘴角的弧度再大点,粥的汁水就会流出来那种,有些可爱。

姜葳蕤赶忙抬起手,手掌对着沈厉渊,好像是让他等等的意思。

沈厉渊疑惑地着看她咽了几口,腮帮子瘪了下去,正想帮她抽张纸,姜葳蕤突然朝他绽放出一个大大的饱满的笑容,眼里有光,神采奕奕,嘴上的汁水让整个唇部都亮晶晶的。

沈厉渊面上还是毫无波澜,缓缓转过头去看着天花板。

众人吃饱喝足,终于又出发。

上车的时候,姜葳蕤发现明煦和原本的四川大叔换了位置。也就是说,她和明煦把沈厉渊夹在了中间。她能看到明煦安安静静地坐在靠窗的位置,侧脸还是依旧温柔。

方立给了他白眼,被方立大肆渲染后的李轩茹也已经开始默认他成为小三了,无语地比了个大拇指,气轰轰的上了车。

姜葳蕤没想到情绪最激动的是江杉,这几日都沉默的他直接破口大骂:“你有完没完?昨晚上逼着我跟你讲姜葳蕤的事讲到凌晨两点,说的还不够清楚吗??人家不喜欢你!现在这样是闹哪一出?”说完看了看姜葳蕤又瞥向方立:“我今天要跟沈厉渊一间房!”

姜葳蕤眼珠子转了转:“今天大通铺,你忘啦?”。

江杉哑然,好久不来,早就忘记到珠峰是要睡大通铺了。

看着江杉吃瘪的样子,姜葳蕤又好奇:“他是怎么逼你的?”

一副看热闹的欠打样子。

江杉瞪回去:“关你什么事?坐你的车!”。脑子里却开始浮现明煦悄悄爬进他被窝时的样子,又是一阵心惊!

一直沉默不言的明煦转了转腿上的相机镜头,没有回头,声音平稳:“我先是一直说话、放歌吵江先生,后来他戴上了眼罩和耳塞,以至于我钻进他被窝的时候,他吓了一大跳。”

“……”

停了一瞬,车里突然爆发出一阵爆笑,前排的人也开始回头看江杉。

江杉脸上青一阵,白一阵。还没来得及辩解,又听到明煦说:“昨天到酒店就已经凌晨1点了,洗漱领物资消耗半小时多。所以,我左右不过同江先生谈了不到半小时。姜姑娘的事江先生也支支吾吾的没怎么说,我后来还被江先生打了一拳。”

明煦说完侧着伸出头来,隔着沈厉渊看向姜葳蕤,在她的眼光还没落在他身上的时候,就已经露出他标志性的温暖微笑。

姜葳蕤看过去,果然,嘴角乌青。

无赖,欠揍。

沈厉渊微微挺起背,将两人的视线轻松隔绝。

方立拍了拍前座的沈厉渊:“有挑战性!弄他!”

沈厉渊不动声色地甩开肩上的爪子,转头问江杉:“你跟他说了姜葳蕤什么?”

江杉冷哼了一声:“青天大老爷,我可什么也没说,我要是说了点什么还能活过今天?”

姜葳蕤点点头:“不错呀,守口如瓶的好孙子,但你爷爷我有什么不能说的。”

江杉瞪了一眼,还没反驳,又听见李轩茹在旁边小声嘟囔:“说起来还真不了解姜姜姐呢。”

还姜姜姐?

江杉气极:“她姜葳蕤也就一混子,混天混地。”

李轩茹看了江杉一眼,撇撇嘴:“哦!”

姜葳蕤嘴角轻扬,翘起二郎腿来,悠悠闲闲的荡。

……

经过了珠峰的108道拐,就在马上要把李轩茹晃吐的时候,车子终于停在了加乌拉山口旁的公路边。

那天风大得出奇,方立半拖半推才把李小猪弄上观景台去,她那么瘦小的身体肯定遭不住,小风一吹都能刮跑,更不用说这将近8级的大风。

先上去的人正在讨论对面的五座雪山。

四川大叔:“我们运气真好!五座海拔八千以上的今天都能看到哎,一般来说看全不容易哦。”

女大学生激动地打开相机:“是啊!!太开心啦!太美了!”

姜葳蕤数了数,玛卡鲁峰、洛子峰、珠穆朗玛峰、卓奥友峰、希夏邦马峰。还真是,五座都能看到。

不愧是世界屋脊,蓝天白云近在咫尺,雪山巍峨壮观,不远处经幡被风吹得哗啦作响,虽然经过风雨洗礼褪了色,却依然迎风飞舞。

姜葳蕤没有那么激动,只是平静地看着这五座雪山,它们像西藏的五位神,就这么静静的矗立在这里,而姜葳蕤,像是第六位。它们在睥睨她时,她也在。站在山口,与天地合一。

又见面了,老朋友们。

李轩茹吸着氧,迎着风艰难走到姜葳蕤身边,见她只是碎发翻飞,身子没有丝毫摇晃:“姜姜姐,你这么瘦还能站稳啊?”

姜葳蕤笑笑,掏出背包里的大石头给她瞧,李轩茹恍然大悟:“原来如此啊。”然后也装模作样地捡起地上偏大的石块往包里塞。

加乌拉山口能看到五座大雪山,江杉和方立的眼中却只有珠穆朗玛峰。

因为山顶埋葬着他们的爱人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